您现在的位置:服务

是不孝还是谋杀

作者:admin 日期:2015-9-20 3:18:46
我们村有户人家,不管是平常日子还是逢年过节,村里人都不会去他家,跟他家来往的无非是自己的亲人以及村里的老人。其实十几年前不是这样子的,还是有很多人愿意跟他家来往的。我想原因就出在他家女主人身上。我不知她是天生跛脚还是后天造成的,但她嫁到他家时已经跛脚了,当时村里人也很同情她,处处让着他家。但她好强又自卑的心理作祟,没过几年就与全村上上下下的人都吵了个遍。当然包括我家了。记得曾她跟我爸妈吵架的时候,还诅咒我不但跛脚还断子绝孙,那时我大概十来岁,因此再也没有去过他家玩,但他家有个男孩子健比我小一岁,我们还是会玩在一起的,毕竟大人的事不能迁就到孩子身上。他家还有一位老母亲,也就是子健的奶奶,她因年老非但站不起来,连拐杖都不能用,只能坐在两个凳子上来挪动身子,因此她最多只能在院子里晒晒太阳或者呼吸新鲜空气。记得每年冬天,她都会叫她的孙子子健来我家弄些烧柴的火星去烤火,当然我爸妈很同情她,所以每次都掏空炉灶里的火星,只为能给她带来一丝暖意。
 后来我慢慢长大了,看着他家被村里人孤立起来,我想我应该要感化他家女主人,不为某个人,只想这个村能够大和谐。当然,除了他家外,我们村还是很和谐的。于是我就找了一个时机,那时只有我们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当时我喊了她一声 伯伯 (我们那伯母和伯伯是同一个叫法),当时她以为我喊别人,没在意,然后我又喊了一声,她向后看了看只有我。这时她才笑着问我: 吃饭呢? 我说: 吃了。 后来每次见面我都会主动问候她,包括她老公。奇怪的是,虽然他家还是与村里人接二连三地吵架,但再也没有和我家吵了。但这些还不足以让我有勇气去他家玩,因为我不忍看到他家老母亲凄惨的晚年,对于他们对她的不孝,我们是有所耳闻的。
 上大学后,我读了些百家经典,感悟很多,有所释然吧。于是去年春节我终于决定去他家拜年,最重要的是给子健的奶奶拜年。大年初一,我家的饭是比较早的,所以我来他家拜年的时候他们仨正在吃饭。看着我来拜年,他们也放下碗筷,热情招呼,又是端茶递烟,又是水果糖果。我说:子健的奶奶呢,我也去给她拜年。她指了指那间小房间,并说:灯的开关在门旁。
 我既兴奋又沉重地朝那间小房间走去,因为一时兴奋也就忘了开灯,从门口慢慢向里走近几步就到了床边,喊了句:奶奶,拜年喽!这时发现奶奶并不在床上,而且一股难以形容的臭味扑鼻而来。我又连喊了几句,这时才听到背后发出一声低哑的声音:谁啊?我吓了一跳,往后一看,这是人还是鬼,怎么刚进来没看见呢,待惊魂捕定后,我发现原来是奶奶坐在门旁。我说:奶奶是我,多多,来给您拜年。奶奶又问:谁啊?我想奶奶肯定忘记我了,毕竟十几年没见过奶奶了,于是我大声说了我妈妈的名字。这时她才知道是我。奶奶说:多多啊,你不错啊,上了好的大学啊,比我们家子健更有出息啊。我说:奶奶,没什么,你在这干嘛啊?我以为你在床上睡觉呢。奶奶这才端起手中的碗说:我在吃饭啊,这饭又冷又馊啊 顿时我的眼睛就红了,但我不敢去开灯,我怕看到奶奶手中碗里菜的样子,我怕看到奶奶瘦骨嶙峋的样子,我更怕奶奶看到我的眼睛红红的,也许奶奶没有她的命令也不敢开灯。还没等奶奶讲下一句话,女主人就说:多多,天冷,出来烤火吧。为了避免尴尬,我也只好出来,并小声对奶奶说:奶奶,下次来看您啊。不知奶奶是在流泪还是没听见,也就没回答我。不,肯定是没听见,因为奶奶的眼泪早哭干了。她坐在门旁吃饭,也许是借门外一丝光线来吃饭,也许是期待有人来他家拜年,这样能更好的听到祝福的声音,尽管这祝福可能不是给她的也好。
 我忍了忍,眼泪终于没有掉下来,因为是新年,我还是强颜欢笑地与他们寒喧了几句,烤了一会儿火就带着子健一起去别家拜年,当然大多数人家都是子健十几年来第一次去的,那些人家也都会问子健他奶奶身体怎样,他也笑着说:还好。回到家,我想了好多,我说等我赚钱了,就给子健的奶奶买水果、买收音机、买轮椅 想着想着我就倒在床上哭着睡了。
 去年暑假,子健在QQ的心情上说他放假回家了,我就评论他的心情说:你奶奶现在怎样了?后来他没回复我。直到我放假回到家,妈妈告诉我说子健的奶奶去逝了。当时我想:奶奶啊,我不是说过我下次还会来看您吗?转眼又想:算了吧,她等我见一次不知要忍受多少痛楚,也许这就是一种解脱吧。可我还没给您老人家做些什么,还没给您买东西呢,你就 但随后一种闪电般的想法击毙了我:谋杀!是蓄意谋杀啊!是他们不孝不舍得给她花钱吗?火盆在外面干烧着也不让她去烤火;一度电才六毛钱啊,大年初一都不给她开灯吃饭;还有除夕夜每家都会剩那么多好饭好菜,大年初一又都会重新做新鲜菜,那她还吃这么又冷又馊的饭菜,也许他家的狗吃得都比她好。这哪里只是不孝,这是摧残,这是谋杀啊!死者已逝,追悔无补,我们能做的就是唤回人们的良心,父母含辛茹苦地把我们拉扯大,我们曾也是他们的负担,他们可曾想过要谋杀我们吗?现在他们老了成了负担了,我们就丧尽天良,灭绝人性地谋杀他们吗?不管父母怎样,尽孝是我们做儿女的本份,是人异于禽兽最本质的区别,更何况乌鸦还有反哺之恩呢。

下一篇:没有资料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