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经销商

爱你才会放开你

作者:admin 日期:2015-8-20 0:51:28
爱你才会放开你
雨停了,天和地恢复原来的颜色,郁闷的心促使我走出空气龌龊的宿舍来到阳台放松情绪。天空飘过一片白云,浮浮沉沉时上时下,时左时右。呵 还真有趣,我拿出手机对准白云聚焦,大拇指向确认键按了下去,倾刻间手机照下的不是白云,而是按下快门时天空中刹那间出现的一道彩虹。我不可思议的望着天空中的彩虹轻笑一声,呵 还真奇怪!
干嘛呢?上班了 同事阿牛突然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阿牛是公司的品保工程师,我的上司,可我们却像哥们一样相处着。 没什么,走了,去上班 我将手机装回口袋和他向工厂走去。上了两个月的夜班,终于被调到白班了,重见天日的感觉,呵,犹如重生啊!才刚到办公室就得知消息,负责产线的2线,2线在做新机种,需要一个工作能力过硬的人去看线,说到工作,现在白班3个看线的品保,有2个才刚刚走上正轨,资历不过一个月,全靠一个老姜把持大局,可老姜今天就要辞职走人了,部门里面也不得不派我。
才刚到2线的线头,却发现2线一个作业员也没有,工程部的在进行新机种整改产线,爽,不用看线了。我本打算回办公室,可这时我的余光却看见1线有个带黄肩章的女孩,我正眼望去才知也是我们部门看线的品保,可能是新来的吧。 反正现在没事,关心一下新同事的工作情况 我正这样想着双腿却不觉向1线线头走了过去,见她正巧也向线头这边走来,我便笑着问她 产线上一些工作流程你都懂了吗? 她顿时望着我,表情仿佛是在怀疑我是否是跟她说话,她的睛睛很大,很清澈,如剪水双瞳,非常漂亮,可不知为什么眼神看起来好忧郁,仿佛灌满所有的寂寞和哀伤,突然让我觉得冷冷的好可怜。 差不多了吧 她小声的说,我满意的点了下头。 那这一站的静电气压是多少?S-10站的烙铁温度标准是多少?M-10站的麦拉贴附基准是什么? 之后,我熟练的一连问了几个问题,等待着她的回答。可她瞬间却埋下了头,没说一句话,脸开始微微发红,眼睛里写满了忧伤,仿佛一个受伤的可怜人。我知道我做了一件错事,伤了她的自尊,她还只是一个新来的员工,不该问这么多的,看着她受伤的表情,不知觉的心疼了一下,有种想要去抚慰她的冲动,于是我便一站一站的讲解给她听,中休的时候,我回到办公室去喝水,阿牛跟我说1线有个新来的同事叫文冰叫我没事的时候教教她。 文冰?真是人如其啊! 我站着茶杯自言自语道。 什么? 阿牛好像听到了我的喃喃自语。 没什么?我去看线了 放下茶杯我便向产线走去,却发现那个叫文冰的女孩正卖力的对着一站一站的作业标准书记着笔记,还不时向每个作业员问着里面不解的地方。现在还是中休时间,她这么卖力。都是我一见面就给她无形的压力,伤她自尊,不知觉的,心又疼了一下。看着她的身影,我没去打扰她,只是静默的看着她。
终于下班了,和阿牛走出公司天还没大黑,我们正讨论着去哪吃晚餐,这时阿牛的手机响了。阿牛拿给我看,是一条找阿牛要我电话号码的信息。 每天这样的信息不知多少条,给你,你自已看着办吧 说着阿牛立即把手机塞到我手中,拿着手机,我条件反射的删除了那条信息。 给 我把手机又塞因了阿牛手中。 托你的福,我都可以拿部门里最佳人气奖了,要怪都怪你爸妈把你生得太完美了,追你的女生千方百计想要接近你,这一次又不知是哪个女生要伤心了 阿牛遥遥头。我只是一笑了之,说到帅,本人自我感觉也不过如此,可不知为什么一些女孩子老是对我百般倾慕。打电话、塞情书、递纸条,几乎每天都有,幸运的是还好没有当面表白的,不然我可真要考虑毁容了。
晚上,我又被一个陌生女生的电话弄到零晨2点才睡,她尽聊些生活方面的话题,整个电话全都在问我喜欢吃什么,穿什么,喜欢哪些城市,我也一直机械般的回答着,答了些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我问她从哪里要来我的号码,她却说 反正不是阿牛。 听了,我强忍住笑,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这句话不是那头笨牛教她的才怪。死阿牛,明早等着瞧。
打完电话,躺下床,便进入了梦乡,却没想到做了个这么不像自己的梦,我梦见我又在一线问文冰工作的问题,她还是没答出来,我生气的把她骂了个狗血淋头,她背对着我保持着沉默任由我训斥,仿佛像个被父母抛弃的受伤的孤儿,我很想停止口中的训斥从梦中醒来,可怎么也停不下来,反而似乎骂得更凶了,我拼命的挣扎着,终于梦醒了,我坐了起来,头上满是汗,我抽了自己两记耳光,舒了一口气,宿舍外的光亮照射了进来,天已经亮了。 我怎么会骂你呢?你那么安静。 说着我又打了自己两巴掌让自己清醒。过了一会儿一看表已经早上七点了,马上起了床,洗漱完直径走出了宿舍,过了一会儿,我被小跑过来的阿牛叫住了。 我一路叫你,你耳聋了 他说。 你怎么不吃饭就去上班,而且也不叫我 他又说,我这才回过神来,才发现我已走到了厂门口。 哦 呵 我都忘了 我拍了拍脑袋。 算了,我不吃了,你去吃吧。 突然感觉很没胃口。于是继续向工厂大门走去。 不用了,我口袋里带了面包,你今天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阿牛边走边说。 做了个噩梦,现在没事了 我笑笑说。 一个大男人被梦吓到,说出来不怕笑死人 他冷笑了一声说到,我忽然想起昨晚那个电话的事。 阿牛,昨晚一个女孩给我打电话,号码是你告诉她的吧 没有啊,有你号码的人又不只我一个,干嘛说是我 他说。 算了,反正打也打了 我说,没想到也就这样放过他了。
来到产线,2线还在整改装修。于是便向1线望去,却见文冰正在线尾那儿对着笔记本背着什么,十分认真。想起今早的那个梦,真想痛打自己一顿,为什么会做那个一个梦,她是这样一个文文静静、认认真真的一个女孩,怎么就狠得下心骂她呢?尽管那只是一场梦却还是感觉十分的罪恶。我要对她好一点,赎那场不该的罪梦。我刚想朝她走去,却看见她合上笔记本望着她右边的墙壁叹了口气,她就那样一直望着,眼睛还是透着往日的忧伤。仿佛在用眼神告诉墙壁她的心事,望着她的侧影我好像有些想要去呵护她的冲动。被我教过的徒弟有很多,可文冰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孩,怎么会那么不快乐,让人有种敬而远之,怜之可护的感觉。忽然她向我这边转过身正好看见了我。于是我向她走了过去,问她学得怎么样了 比昨天好多了 她的声音很平和。 可以说出每一站注意的重点了吗? 我微笑着问,声音放得很平缓,我怕又如昨天伤害到她。 嗯 她点了点头,便向线头的第一站走去,我跟了上去,她真的把每一站的注意重点,一一的说了出来,有些竟还是连我都不知道的,从第一站到最后一站,她就如一个导游一般讲解着,而我就像一个游客在她的带领下观赏着每一站的作业流程。
以后的工作时日里,我就这样一直带着她看线,我在哪,她在哪,她的话很少,除了工作上一些必须的言语,我几乎没听到过她说话,她对我的话言听计从,仿佛把我当上司一样敬重,产线上一有问题,她都会报告我,然后跟我一起处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教过这么多的徒弟,只把她贴身的放在身边,或许是因为她不快乐,让我想呵护她。
一天,我独自去包装部处理一下不良品,回到办公室却看文冰站在办公桌前,双手放在桌上低着头,我走近她,她见我,突然向我微笑了一下。我心紧张了一下,第一次见她笑,我感觉有些奇怪,定睛一看发现她眼眶红红的,好像刚哭过,果然不对劲。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我关心的问,她没回答,依旧浅浅一笑。原来她不快乐竞还这么坚强,连流泪也会保持嘴角上扬。 说啊,出了什么事? 我站在她身边又一次轻声的问。 也没什么,只是1线的人太霸道了 她说,我在想每一次产线有问题,她都会去找我,这一次或许她是想尝试自己处理。才知我把她捍卫在自己身边,一点展示的空间都没给她,才让她又一次自卑。 走,我们去1线 我说。 不用了,领班他们已经去了 她说,接着她擦干眼角的泪水,抱着报表夹走了出去。看着她,我的心又疼了一下。我马上跟了上去,很想安抚她,可我从来没安慰过一个女生,一路上我都感觉特别别扭,每隔两分钟都会笑着说上一句: 没事了,刚来的都会这样 有时我都暗自好笑,这哪叫安慰人,明明像是说笑话。
晚上睡觉时,那个聊生活话题的女生又打来了电话,这一次她竟自报了姓名,自称叫晨晨,我只是应了声。 今天你心情不好吗? 她说。我轻笑了声没回答。 是不是因为文冰? 她又说。 你是谁啊? 我条件反射一般快速问一句,心想她肯定不只叫晨晨这么简单。 你喜欢文冰吗? 她继续问道。 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你到底是谁啊? 我更加疑惑了,她却挂了电话。放下电话,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你喜欢文冰吗? 我重复了那个叫晨晨的最后那一句。呵 恋爱?20年来,我还从没感受过这滋味呢?想起文冰,我的心不知为什么总是疼,她让人看起来感觉好孤独,好冷漠,好忧伤,仿佛这个世界夺去了她的至爱,世界上所有的欢与乐都与她格格不入一样,她为什么这么让我想要去爱护,为什么这么心神不宁,这会不会就是所谓的 爱 ?
之后的上班时间里,文冰仿佛变了一个人,产线上出现了不良品,不再叫我,而是自己处理,每天跑这里确认不良品,那里检查版本的,十分的卖力。有时我想帮她,却又不想上次的事重演,爱她,就要放开她,不然没有空间她会窒息。就这样她渐渐的自己独立工作了,一天,我却发现她的脚一瘸一拐的在产线上忙来忙去,后来产线的领班告诉我是因为她脚下磨起了血泡。听了,我觉得好心痛,干嘛这么拼命。于是我叫住了她说: 脚疼吗?你进办公室休息,坐着检产品就好了,外面的产线交给我 他是在关心你啊! 产线的领班接这我的话说。瞬间我感觉脸有些发烫,不好意思的笑了。 领班会同意吗? 文冰叫到。 没关系,我进去跟阿牛他们说一声就可以了 我说。随后我便把她带进办公室,看着她在里面安静的检查着产品,我放心的走出办公室。之后便和产线上领班聊起来。 你们家文冰可真是大材小用啊 产线的领班说。 怎么说? 我问。 她曾是电台的播音员,而且还会写小说,总之还会很多 领班又说。 她那么文静,平明连话都舍不得说,怎么会和那行业扯上关系 我觉得他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是真的,她自己跟我们线上的作业员讲的,她平时没事的时候,经常跟我们产线上的作业员聊天,说些她以前播音的事。 听他这么说,我的心有些悲凉,和她形影不离相处这么久,我竟然在她心目中还不及那些作业员,她可以跟他们聊那么多私事,和我却只话工作,突然感觉心百倍的疼痛,她是电台播音员?还是个忧郁的少女?才知我这么不了解她。
晚上,那个叫晨晨的女孩又打来了电话。一开口就说: 你不是很想知道我是谁吗? 你不想说也没关系 我说。 其实我是和你一个部门的,昨天我还成了阿牛的女朋友 她说。 既然都是一家人,说话为什么这么神秘 我说。死阿牛什么时候有了女朋友?而且吃上了窝边草,这晨晨到底是谁?声音很陌生。一定是办公室里面检成品的品保。平时我都很少跟里面的同事接触。 我打电话是有目的的 她说。 有目的?有什么目的? 我问。 这个嘛,现在不能告诉你,过两天再说吧。 说完,这个叫晨晨的马上挂断了电话。这一天,我整晚失眠,满脑子想着的全是文冰,想她的忧郁到底是为了什么,一个电台播音员为什么要跑到工厂里受这一翻苦。她的心里话为什么不对她最好的师父说,那千万个问号,让我心好痛,我对她的爱,她就毫无感觉吗?我想或许就在明天我该向她表白。
天亮了,又是新的一天,和阿牛走在上班的路上,忽然想起那人晨晨昨晚的电话。 阿牛,最近交女朋友了 我笑着问。 不关你事 他不好意思的笑着说。 我可真失败啊,一个部门的都没发觉出来 我说。 那是因为你这段时间跟中邪一样,哪会有感觉关注其它的 阿牛不怀好气的说 那个晨晨是谁啊?上次还是谁说没泄露我的电话号码的 我说,他却只是笑了笑。 两个人都神秘兮兮的,真不愧是一对 我说。
来到产线,我心中默念了好几句对文冰的表白台词,翻便了几条产线都不见文冰的影子。我便在1线等待她的出现,可这时包装部的领班却叫我去确认不良品,一到包装部,一大堆的不良品,让人看了浑身的不舒服,经我一确认打下来的也不过几个。真是浪费我时间,我怀疑他们到底有没有认真工作。忙完后,回到办公室气氛紧张,正看见阿牛对着文冰严肃的说些什么,文冰满是泪水的脸低着头,让人看了寒心。我的心情一下变得好沉重。 好了,继续去看线吧,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件事我只能告诉你会记一个小过 阿牛说完,沉重的表情挂在了脸上。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会严重到记过,我在想。只见文冰抱着报表夹边擦眼泪边向产线走去。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哭得这么厉害,我的心情顿时也暗了下来。 阿牛,怎么了 我问。 被制造的经理抓到了 小辫子 阿牛遥遥头说。见他那样无奈,我没有再问下去。此时的文冰心里一定难过至及,我马上跑到产线发现她一个人躲在测试站的背后无声的痛哭着,泪珠无休止的从她脸颊划过。好像怎么擦也擦不完。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有人这样伤心,难过。突然感觉我的心好像也在下雨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文冰为什么总是伤心,看着你难过,而我却不能为你分担,我的心更痛,如刀绞,如撕裂。 怎么了,为什么会记小过 我走近她关心的问。 阿牛没告诉你吗? 她说。她美丽忧郁的双眼,红红的,说着两行泪又掉了下来,她赶忙用手擦了去。 没有 我说。很久她没说话。 有什么话还不能跟我说吗?你不说别人怎么关心你呢? 我还是打破了这怪异的沉默。 没什么,是我工作的时候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她说。说着转身向线头走去好像要避开我似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难以形容的心情好似流水手掌的无助,原来在她的心目中我并不是她心事的读者,原来我并不是那个能温暖她心的人,原来对你来说,我什么也算不上,为什么一次次燃起生命烛光照亮别人却没有取暖之火。
下班了,阿牛还在产线加班,我一个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天灰蒙蒙的,好似我的心空,突然很想大醉一场,或许我已经被 爱情 灌醉了。 躲在常温站写小说被抓,记小过 呵 为什么她的事总是从制造部的作业员那里知道,原来她真的是 大材小用 ,她到底是有多少故事的女孩。
第二天上班头昏昏沉沉的,一进办公室门,就听见文冰跟阿牛提出不再巡线进办公室里面检成品的要求。 这件事我会考虑,你先去看线吧 阿牛说。过后在产线,我走到她身边问她为什么不想巡线了,她却说产线上太累有很多事情要负责处理。 你真的决定了吗? 我再一次问,多想听到她改变想法的回答。 嗯! 她点了点头,话毕,我失落的望着她。巡线了这么久,她就对周遭的事和物毫无感情吗?怎么说离开就离开呢?忽然感觉此刻我多么的可怜。如果一旦进办公室检成品,我们可能连最后一点工作上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将可能永远失去她了,她抱着报表夹向1线线尾走去,我站在原地目送着她仿佛再演一场离别戏,只是这场戏却假得那么真。是啊,或许她真的累了,累的不是工作而是她的心。
这一天上班,我整个人累得好悲哀,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感觉眼前的一切全都化作泪水一样透明,阿牛在我身边给那个晨晨打着电话,过后,办公室里检成品的同事王晨娟也加入了我跟阿牛的队伍。 喂,我的电话聊友,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 王晨娟跑到我身边说, 你就是晨晨 我惊讶道。 还记得我电话的目的吗? 她又说。 呵 我只记得那天你说过两天告诉我 我说。 记性还真不错,阿牛告诉他吧 王晨娟推了推阿牛。 是坐在晨娟旁边检查产品的陈依,她看上你了,她又害羞,晨娟就帮忙秘密试探你 阿牛说。 我把你的一些喜好都告诉给她听了,她像背书一样把它记在了心里,像这么好的女孩哪里找啊,你考虑一下吧 王晨娟一本正经说到。 说真的,刚开始见你每天带着文冰巡线,我都替陈依紧张了一些日子,以为你喜欢上她了,结果发现后来你们却走得越来越远,她看她的线,你看你的线,原来我的猜测全是多余 她接着又说到。 你也老大不小了,追你的女孩子那么多,你就没一个看得上的,是你眼光高,还是你想保持单身吸引更多的女孩了啊? 阿牛也故意敲边鼓。 真是皇帝不急,急太监,这么急着帮我找女朋友。 我笑着说。 像我这样跟晨娟,每天可以手拉手一起幸福的下班,不是很好吗? 阿牛故意拉起王晨娟的手向我炫耀。 人生随缘,缘到则聚,缘尽则散 我说,说完我立即大步向前走去。
以后的工作,文冰真的进入了里面检产品,我每天进办公室只能见她坐在测试站前检测的背影。我们再没有说过一句话,偶尔上下班碰面也都只是用微笑打招呼,产线上没有她的身影,我感觉失去了一件重要的东西,内心好凄凉,我开始拼命的工作,以此来麻醉自己。 世界上最大的痛不是万剑穿心,而是我就在你身边,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我终于体验到这句话的含义。这滋味真的好苦,爱,以盼为贵,伤,以泪为证。脸上的快乐别人看得到,心里的痛,有谁能知道。很多次半夜我站在阳台对着皎洁的明月发呆,想着以前带着文冰巡线那丁点儿还为幸福的回忆,想到泪水不知觉的挂在脸上,爱她,就要放开她。也许在里面检查产品真的是她想要的工作环境。
我加班加到晚上9点才下班,走出工厂却被王晨娟跟陈依栏住了。 等你很久了 王晨娟说。 有什么事吗? 我问。 我没事,她找你有事 王晨娟推了推身边的陈依,我把目光转向陈依,她却低着头,双手不停地揉搓着衣角。 我,我喜欢你 陈依紧张的向我挤出几个字。向我表白的,我每天都会遇到,不过一般都是发信息或打电话的方式,这些我都是采取不与理会或中途说话时按挂机键,然后关机,让对方误认为没电自动关机的方式应付。可头一次遇到当面表白的,突然感觉问题难办了。 喂,给点反应啊 王晨娟向我催促到。 我们可以做朋友,我很累,让我安静一会儿 我说。说完便向前走去,漆黑的天空此刻仿佛更黑了,让我看不清所有的一切,我听不见身后一切声音,只知道机械般的向前走着。
我好像走了很久很久,后来竟转到工厂后面一向无人来的草坪上坐了下来,四处杂草丛生多像我的心情,纷繁杂乱。此时我的手机不停的响着,我没有理会,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不知不觉眼里有股液体冒了出来。 爱与不爱同样是受伤害,谁先不爱谁先离开,留下的人满身伤痕 我的手机铃声还在不停的响着,突然感觉这首歌好像是在唱我的心声,听着听着我的心也在下雨了。 你跑这里干什么?打你电话你为什么不接,晨娟打电话跟我说陈依被你拒绝了,哭得很伤心,你这人真是欠打 突然听到后面阿牛的声音,我没做任何反应。 喂,不理我,装酷啊? 阿牛用手推我的肩。我条件反射向前倾了一下。我始终保持沉默。 你为什么要拒绝陈依,陈依是我们家晨娟的老乡,你怎么连我的面子也不给就那样直接拒绝人家呢。 阿牛此时也在我身边坐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他见我还是没反应于是向我望了过来。 你怎么了,哥们,怎么哭了,难怪不对劲 阿牛见我满脸泪痕,紧张了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从没见你这样难过,到底遇到什么伤心事了 他继续说到。 好啦,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心情不好,不应该数落你,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阿牛此时的语气温柔得像个女孩子。 阿牛,我喜欢上一个女孩,我好难过 突然我很想对他吐露我的心事。 这就是你拒绝陈依的原因吧,这女孩是谁啊 阿牛问。我没回答。 喜欢一个女孩怎么会难过呢?难道那女孩不喜欢你吗? 他又问。 她连正眼都不瞧 你 一眼,连表白的机会都不给 我伤心的说。 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女孩,你那么优秀,那么帅,工作那么认真,一些女孩追着你转都来不及,如果真有这样正眼不瞧你的女孩,一定是她有毛病,像这样的女孩如果有人喜欢,那个人也一定有毛病 阿牛说。听阿牛说完我便冷笑了起来。 哎呀!不得了了,看样子你真被爱情伤得不浅 阿牛见我冷笑被吓到了一翻。 阿牛,我该怎么办 我问。 相爱是两个人的事,这是份不该的爱,女孩既然对你毫无感觉,就已经宣告你的爱归于零,忘掉吧 第一次感觉阿牛对我说话这么正经。 怎么忘? 我又问。 听人家说,有的人想忘掉一个爱的人会建立一份新的爱,还有的人成天泡在酒吧,以此来麻醉自己 阿牛说。 以你的经验这两者哪个更有效 我问。 很明显嘛!两者都是自欺欺人,对了,我有个建议不错,要不要听听看 阿牛突然把整个身体转向了我一本正经的看着我。 什么建议,说吧 我说。 你可以跟陈依先试交往一个月啊,看看那个女孩什么反应,如果她心里真还有那么一点你的位置,会主动找你的,如果还是没有丝毫反应,你也可以用陈依忘掉她啊! 阿牛说得头头是理。 呵!你不是说刚刚那两者都是自欺欺人吗?而且我也不想牵扯无辜的人 我说。 建立新的恋情刚刚开始时会有一点自欺欺人,不过慢慢的也许会有转变,曾有人也利用这方法成功过啊,而且你可以跟陈依提出试交嘛!期限1个月,如果一个月内你爱上了陈依更好,没有,也没关系啊,反正她心里有试交一个月准备,早有准备你随时提出分手的准备 阿牛说。 让我想想,我脑子真的很乱,让我清静一会儿 我起身向出口走去,走了几步,我站住了,突然想通了,于是背着阿牛说。 好吧,请你要王晨娟告诉陈依,说我愿意和她试交一个月 因为期望,所以越陷越深,无可救药。 耶,好,没问题 阿牛高兴得蹦地三尺,仿佛自己就是陈依一样。
就这样,我便和陈依成了男女朋友,接连的,我竟升职成了IPQC技术员,在别人眼里,我是他们羡慕的对象,却不知道我的事业与爱情都是来自伤心,没有文冰的离开,我也不会用专心工作来麻醉自己。我跟陈依从没单独约过一次会,每次出去都是跟阿牛、王晨娟一起,没想到事情却不像阿牛说的那样,文冰依旧没和我说一句话,我们的关系还是原貌,有时我甚至怀疑她是否还认识我。原来前前后后迂迂回回的试探都只是在证明我的自作多情。每天和陈依在一起我却还是想着文冰,那感觉仿佛充满了罪恶感,为何我会这样痛到极点,心每天都在滴血。一天,我在助理的办公桌上看到了几封辞职报告,我翻了一下,竟发现有文冰的一封。看到的那一刹那,突然感觉脑袋被强烈撞击,一阵疼痛。本以为建立新的恋情会得来她的亲近,却没想到反而是彻底的离开,我心都碎成了粉沫。再一看她的辞职理由华丽语言,清晰的文字,仿佛需要很高的学历知识才写出这么华美的辞职信,最后竟还用上了陈情表中的 今当远离,临表涕淋,不知所言 她说她想回校继续深造考大学。忽然感觉她是多么的深不可测,她除了是播音员是否还是一名作家。她辞职的日期是6月12日,就在后天,突然感觉好悲凉,这一走就真的不只是没有语言交流这么简单,连面都见不着了,老天爷真的好残忍,一点一点把她从我身边夺走,那么干脆,那么利落。
6月12日那天,我起得很早,来到宿舍阳台,望着天空,天空白云飘浮,莫明感觉此景似曾相识,只是此时的我多了一份惆怅。突然想起半年前,曾拿着手机拍过一片白云不小心拍到了一道彩虹,记得那天是见文冰的第一天,彩虹相见,彩虹作别,或许她真是一道雨过天晴时天空的彩虹,有被雨淋过的哀伤,还有未被阳光照射的光点。都说彩虹只是折射时出现的幻影,匆匆来,即时去,飘渺即逝,这多像文冰。我一直望着那道彩虹,心里想着和文冰说过的第一句话,她的表情,她忧郁的眼神,和她一步步从我身边离开,想着她今天真的就要彻底离开我了,我却又留不住了,脸上早已是阴雨绵绵,心也在跟着下雨,念是什么,心伤是什么,爱是什么,爱你才会放开你,18岁,正是追逐梦的时刻,或许这里真的不适合你,或许这里真的没有值得你留恋的,谢谢你给了我这段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的爱,今天一定有很多你的好友送你,多么想去见你难得的最后一面,却又不想当一个被你忽视在一个角落里多余的一个送别人,再见了,忧郁彩虹,你一定要幸福。
上班铃声已清脆的打响,犹如我生命中最后一股晨钟在作响,那么低沉,那么哀怨。我闭上双眼,两行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心好痛,头好重,我转身大步向工厂走去上班,来到办公室正好是早上8点,我习惯性的关掉手机,以防防碍工作,这一天在产线上,我整个人犹如行尸走肉,盲目的工作着,从没这样心如死灰,累得悲哀一般,终于下班了,打开手机,突然发现一条陌生号码的信息: 师父,你好,我已经走了,谢谢你这么久以来对我的照顾,一日为师终生为师,你教我的东西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祝你早日成为工程师,和陈依的感情日趋深厚,再见了 才发现原来是文冰发来的,原来她不是不理我,原来我对她的好,她一直记在心底。信息发至早上8点就在我进办公室关掉手机的那一刹那,如果早些看到,或许我早已飞奔出去送她,可是一切都迟了,真恨自己为什么不迟一分钟关机。看着信息,我吸入一口冷空气,闭上双眼,两行泪又从眼角滑落,老天真会捉弄人,世间真悲凉,我慢慢睁开眼,给她回了一条迟到的信息: 谢谢你还记得我,祝你一路顺风
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心已伤透,泪还不休。 爱你才会放开你
上一篇: 眼中的幸福
下一篇:没有资料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