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设计

竹签串起的母爱

作者:admin 日期:2015-7-3 15:22:12
每当路过街头的烧烤摊,我总会想到在夜风中卖烧烤的母亲,脑中总会出现母亲削着竹签在火盆前独守的凄凉身影。
那年母亲和父亲闹得特凶。不知为何,一向省吃俭用的父亲不知受谁引诱,竟然跑去玩 百家乐 (一种赌博形式),平时节俭惯了的母亲对父亲的变化简直想不通。继而在规劝都不起作用的情况下,俩人的矛盾开始升级。父亲有工作,而母亲是一介平民,所以父亲总认为他比母亲高出一头,吵架变成了家常便饭。最后父亲说你别跟我吵,有本事你供老大读书?一向刚强的母亲二话没说就应承了下来。我知道父亲一向重男轻女,果然这以后父亲断了我的生活费,我再不能从父亲那拿到一分钱了,虽然我知道母亲一向说到做到,但我还真的很担心:她靠什么来支撑我们娘俩的世界?一个农村女子供一个学生读大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我们是城镇户口,田基本上都被政府低价收去了,所以家里连点田都没有。
那天听说我们的录取通知要来了,母亲和我一起到教育局去,但不知什么原因却没拿到,清楚地记得母亲哭了。她说如果你考不上的话,我也要供你读自费,我明白 自费 的含义,我学的是美术,考上的话,花费将比其他专业的高好几倍,她说我让你过三年的 社会主义 (意思就是让我吃喝不愁,不去发愁钱的事)。刚强的母亲在父亲打她时没哭,为生活的沉重时没哭,为那将坍的家庭尽力支撑时没哭,但却因为女儿的 不争气 哭了,那时我想这就是母爱吧,其中几许的宽容,几许的无奈,几许的凝重,或许只有她自己才清楚,但让母亲稍可安慰的是后来的录取通知到了。接下来就要钱了,怎么办?
那个暑假母亲开始是和人去绑稻草,我知道那是男人干的活,母亲却抢着干,因为工钱高啊,她把许多男人都甩在了后面,那天我去田里送水,看到母亲裤脚高一只,矮一只的,腰弯得像一张弓一样,我把水递给她时她竟然半天没把腰直起来,端水的手也在不断地颤抖,那刻我的眼里噙满了泪水,那天之后我说什么也不让母亲再去绑稻草了,但除了这些,还能干什么呢?无意间我和母亲想到了卖烧烤。
从此母亲那奴捆稻草比男人快的手开始削竹签了。至今我能回忆起母亲卖烧烤的每个细节。要卖就要找一个地点,白天是卖不成的,只有晚上,要选一个既要节约电又要往来人多的地方,但是这样的地方很难找的。为了节约每一分钱,母亲想尽了办法,最后在农行门口的路灯下找了一个位置,但卖饵块的一个老太太说影响了她的生意;于是母亲只好迁移到另一处,但另一处灯光又暗,晚上蚊虫又多,加之母亲第一次卖,没有多少人知道,所以生意很差。
那夜我和母亲守到晚上11点钟,母亲说你回去吧,家里没人守家,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但一觉睡醒,鸡叫了,摸摸旁边,母亲却不在,难道母亲还在街上,一想到社会上那么乱,我真担心母亲一个人,匆匆忙忙穿起衣服出去接母亲。远远地朦朦胧胧地看到母亲了,一个人像一只抵不住寒冷的猫蜷缩在路灯暗影里,显然是冷得不行了,我埋怨道: 妈,火都差不多熄了,你咋还守在这,把人家都担心死了。 妈对我说: 咱这第一次卖,好多人都不知道,多守守没关系的,我熬眼都熬惯了。望着眼圈黑黑的母亲,我一阵抽搐,痛楚就弥漫在心里。我说,那也应该把火发起来,您看天都要看亮了,多冷啊!母亲一边往乎上哈气,一边却回头告诉我她不冷,她还热呢!黑夜沉沉,浓重的夜气里,母亲从那以后天天都要守到黎明才肯回家。
上一篇: 择业难
下一篇:没有资料
Baidu